高位截瘫书法家张锡庚:“现在我不怕死,但我

发布时间:2018-12-17 10:35 发布者:admin

高位截瘫书法家张锡庚:“现在我不怕死,但我珍惜活。”

2018-07-29 12:06 来源:020艺术观察 书法 /艺术

原标题:高位截瘫书法家张锡庚:“现在我不怕死,但我珍惜活。”

高位截瘫书法家张锡庚:“现在我不怕死,但我

张锡庚,1957年生于江阴,1977年就读于苏州师专,1987年就读于南京艺术学院,1997年就读于首都师范大学,2007年就读于国家画院沈鹏精英班,师从沈鹏先生。1994年至1996年借调《中国书法》杂志任编辑。中国书法家协会教育委员会委员、中国书法名城联谊会常务理事、中国书协培训中心教授、国家一级美术师,曾任常熟理工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、常熟市政协常委、常熟市文化局副局长、文联副主席、书画院院长、常熟市书法家协会主席、苏州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。

重大经历

2009年,因遭车祸高位截瘫,经过四年难以想象的磨炼,找到了自己“束手有策”的书法创作道路,创作出了大量宁静淡定、古拙典雅,并焕发新的生命意象、具有励志意义的作品。

2014年由中国美术馆、中国书法家协会联合举办的“束手有策——张锡庚书法展”11月19日在中国美术馆开幕,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的《“束手有策”张锡庚书法作品集》同日发行。

高位截瘫书法家张锡庚:“现在我不怕死,但我

秋竹园访谈

杨潇澜(以下简称“杨”):先生好!三十多年来,您事业中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书法教学,就算是现在,先生也不忘定期开课或者组织沙龙。对您来说,书法教学是否是一种“必要的坚守”?

张锡庚(以下简称“张”):在书法教学过程中,我一边教一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。尽管人家认为教学是在付出,其实真正下功夫教书的人,是能学到东西的。人家叫我一声老师,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光荣或者带来某种满足感,我更觉得这是一种责任。这个责任至少具备两个方面:一个是有没有本事教学生,不要好为人师,必须努力地提高自己的水平;第二个是能不能认真去教学生。

我是职业的教师,我愿意在学生身上下功夫,对哪个学生应该讲什么话,哪个学生用什么方法去教,哪个学生现在临什么帖,我给每个学生都制定了“因材施教”的计划,尽管他们可能无意识地也不知道。对每个学生要求不一样,功课不一样,学生本身的自学能力也不一样,有的放矢地去教,每个人自然而然就出来了。

再者,学生身上其实有很多闪光的地方,比你强的地方,这些都值得你去学习,这样才能使自己综合的能力提高。千万不能好像什么都凌驾于学生身上,觉得他们什么都不如我,这样的老师也是愚昧的。我想,这就是教学相长,这三十年,我觉得这一点特别有价值。我在学生身上学了很多东西,但也没有停滞自己的学习计划。

高位截瘫书法家张锡庚:“现在我不怕死,但我

杨:我跟随先生这么些年,其实站在学生的立场上来看您的教学。先生在教学过程中不仅仅给了我们专业的训练,训练我们的技法,训练我们的思维,同时也十分强调要把学问做得有趣,希望我们做一个有趣的人。毕竟,所有的文艺都是从好玩开始的。有时候,也许正是因为专业背景太过强大,才让学问和人变得无趣。写字也好,做学问也好,是需要点趣味的,是需要些人文情怀的。

张:一个真正的艺术家,素养是要非常完整的,不是单一的,也不是简单地凭创作几件作品来说明的。首先就是我们经常提到的人的境界。境界第一个就是“养”:修养。教育和教养不是一个概念,有教养不一定来自于学校老师,有些就是与生俱来的,很多是从家庭里来的。教养其实就是修养。有的人学历很高,但是素质很差,整个人的品质也不好,人的文化程度代表不了他的素质。

又比如说,有的人心胸狭窄,接受不了人家比我好,所以不是去增强自己的实力,而是去想方设法排挤人家。人家好了以后,他心里不平衡,我觉得是正常的。但这个不平衡应该怎样去对待它。人家比我强,不要紧,我自己努力,可以达到就达到,达不到就不用去和他比。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喜欢比。我就一直讲,训练一个学生或者说作为一个艺术家,其中很重要的就是你要能经受得了各种各样的挫折。这种挫折,就是说你在非常低谷的状态下怎么能够一步一步再爬起来,不要一碰到挫折就沉沦下去,或者想办法,让人家也要到跟我一样的地步,这种心态是很差很差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