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右任书法的新解读

发布时间:2018-12-12 10:10 发布者:admin

原标题:于右任书法的新解读

于右任书法的新解读

于右任书法的新解读

于右任书法的新解读

于右任书法的新解读

于右任书法的新解读

 

  致贾景德函 于右任 中国美术馆藏

  日前,由中国美术馆、银帝艺术馆联合策划、主办的“为万世开太平——于右任书法作品展”在中国美术馆展出。围绕此次展览和于右任书法艺术,众多书法研究者和书法家进行了集中研讨。

  于右任诗词有待挖掘

  于右任是20世纪最伟大的书法家之一,他自创草书,以标准草书体来领会、理解前人的书法创造。“此次书法展旨在通过全面展示于右任多年以来的书法创作成果,展现其对书法艺术的探索和追求,以传承其书法艺术。”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介绍,“于右任在书法界影响很大,不仅如此,他在文化界影响也很大,成为许许多多文化人膜拜的对象。中国美术馆藏有10多万件历代书法、绘画、雕塑、民间美术等等作品,但对20世纪书法的收藏还不够丰盛。前年,朱奕龙无偿将自己收藏的于右任作品捐献中国美术馆,令人感佩,这也填补了中国美术馆20世纪在收藏于右任书法作品上面的空白。”

  此次展出的于右任作品,以镜片、楹联、立轴、碑志拓片等多种形式展现其不同历史时期的创作风貌。中国侨联副主席、银帝集团董事局主席、于右任书法艺术研究院院长朱奕龙20余年来,从世界各地潜心收藏于右任书法作品400余幅,先后编辑出版了三套《于右任先生墨宝》,本次展出的作品也选取了朱奕龙2016年捐赠于中国美术馆的10件作品。

  于右任不单单是一个书法家,更是一个文人和爱国志士,例如,在书作的内容上,他常抄录杜甫、陆游的古诗词,这是与他的审美相契合的,他的书法也表现了他的情怀。陕西于右任书法学会顾问田卫华看到,这些年来于右任作品的收藏已成热潮,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,于右任的诗词集虽然出版了不少版本,却多为母本翻印,当中不少讹误未经考证。“我们至今没有一个具有权威性的于右任诗词的专著,于此也以讹传讹影响了很多人。同时,他遗失的诗集、诗句、词篇,也应该引起我们的进一步挖掘,如展览中的《再题王觉斯诗卷》,包括台湾本近十年的诗集里都没有记录,再如在陕西历史博物馆藏的大轴边款所题的两首诗等,都需要我们下更大的力气去整理。”田卫华说。

  还原时代 认识标准草书

  《中国书法》杂志主编朱培尔认为,从书法的角度来说,于右任至少有三个方面值得我们去做深入的挖掘。首先作为教育家,他所开创的标准草书是实用性的。其次,作为一个非常有影响力的社会人士,他写出的是适应题词以及庄重的场合的文字。最重要的是他作为艺术家,他的作品,尤其是诗词文稿,能充分表达他作为一个艺术家对书法的追求。在他的作品当中,既有性情的表达,又有个性的体现。

  对于于右任开创的标准草书,书法界有一种声音认为,艺术是不能标准化的,标准草书和艺术创作规律是相违背的。于右任《标准草书》提出“易识、易写、准确、美丽”,除了“美丽”是跟艺术相关外,其他都只是和实用文字相关联。西泠印社副社长李刚田认为:“我们如果站在小小的书法艺术的立场去看待于右任的标准草书,有见仁见智的看法。我们应站在于右任生活的年代去认识于右任的标准草书,而不是局限于书法角度去理解,当站在社会的大背景下去认识于右任书法时,我们会对他的标准草书有新的解读,即他是站在中国传统文化的立场上进行一种文字的改革。”

  诚然,于右任是一个有文化底蕴、有理性,同时又有激情的创作者。中国书法家协会草书委员会副主任张旭光分析:“他虽然推广标准草书,但是在创作的时候会进入另一种激情的创作状态,进入这个状态的时候,那些标准都变成了次要,所以他才能在提出标准草书后又有很多变化。草书是纯粹的艺术,从一诞生就不是为了实用,所以更多的是该如何去理解草书的线条和空间关系,它和现代西方的印象主义、现代表现主义一样,是中国人给世界贡献的一门艺术。”张旭光认为,当代人学草书从标准草书入手是一件好事,等到自己的审美、创作能力达到一定程度后,它并不会影响自己的创作。

  推进书法传统 展现书法精神